白银日报数字报
   
 2019年06月12日  上一期 下一期 第04版: 上一版 下一版  
收藏    放大    缩小    默认    返回本版    上一篇    下一篇    
 
邂逅安徒生

  张光武

  从第一次读《海的女儿》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《快乐王子》起,安徒生的名字就存活在我们心里,成为纯洁和童真的代名词。自然没有想到,后来真会在异国他乡邂逅安徒生和他的童话国度。
  邂逅安徒生不是在他的故乡丹麦,而是在美国加州中部圣芭芭拉县,100年前由几个丹麦移民建造起来的北欧式袖珍小镇。小镇学名丹麦村(旧作译为丹麦城),不仅因其有从画上搬下来的丹麦建筑、丹麦食品、丹麦葡萄酒和丹麦工艺品,更因为小镇上有着丹麦人的国宝安徒生。安徒生是世界的,安徒生是儿童心中的神仙。加州的丹麦村,请进安徒生,很自然。
  第二次驻足丹麦村,有一点邂逅故人的感慨,毕竟曾经到过。记得第一次到丹麦村,导游说了一大堆,就是说漏了安徒生,结果临到开车前3分钟,其中一人才发现这块宝地上还有个安徒生博物馆,匆忙下车,急行军似的在店堂里转一圈,算是不虚此行,上车跟同行者一提,几乎人人大叫失之交臂。第二次,车进小镇,导游指点江山,最后还是漏了安徒生。
  车子停在一处经典丹麦风车房前,沿途酒馆,饭庄,精品店,目不暇接。至十字路口,先过街与小美人鱼合影,返回左行一箭地,抬眼看,就是安徒生精庐所在了。安徒生的英语拼法是:HANS CHRISTIAN ANDERSEN。当年叶君健首译,一锤定音。
  博物馆,其实也是书店,卖的全是安徒生的书,世界各国译本都有。
  上得二楼,同样的书架林中,对冲环绕扶梯尽头,就见安徒生之半身塑像,足有一人高。同行那位在南京外企供职的安徽少妇趋前合掌喃喃说,安徒生爷爷,我从小读您的书长大,现在我来见您了。神情虔诚可鉴,偏是叫人忍俊不禁,我跟她女儿同时莞尔。我走上前,对着塑像,脸对脸,作个交谈状,照了一相。自命主题:对话。其实花这么多时间折腾,还是出自对伟人的仰慕。她女儿在一边自语,我不看安徒生,我看格林。萝卜青菜,各有所爱了。安徒生,格林,雨果,狄更斯,托尔斯泰和曹雪芹,还有贝多芬、肖邦和达芬奇、米开朗琪罗,不以阴谋和战争成名,世人心中永远的无冕之君。
  走出安徒生博物馆,隔壁有家餐馆,供应正宗丹麦西餐,店里坐了不少客人,门口也有几个露天座,我们挤进里面,找了个空座,点了牛尾汤、色拉、烤羊排和煎鱼饼,因为如愿以偿,见到了安徒生,心情不错,胃口大开,餐后还要了冰淇淋圣代。人的食欲大抵是随心的。心情好时会大吃一顿,有人心情不好时也会拼命找东西吃,有篇小说说有个女人心情难受时就不停吃巧克力,减压。现在又说“心之官则思”这句话没错,人脑之外,心脏也会思考,思考累了就要充营养,就由胃发出信号:找吃。丹麦医学比较发达,不知安徒生家乡的朋友怎么解释?
  丹麦村名Solvang,丹麦文之意为:沐浴在阳光下的田野。那里车少,人少,安静街角唯见巨型风车与人相对。行走其间,满心愉悦,那阳光一年年沐浴着世人的心灵。
      (摘自《新民晚报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