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银日报数字报
   
 2019年06月12日  上一期 下一期 第04版: 上一版 下一版  
收藏    放大    缩小    默认    返回本版    上一篇    下一篇    
 
故乡的蛙鸣

  魏霞

  晚饭后,沿着去年海绵城市创建时修的小溪散步,竟听到了久违的蛙鸣,寥寥落落、时有时无。我的思绪不由得飘回了故乡青青的荷塘边,夏夜那此起彼伏的蛙声,似乎乘着缕缕的清风,在耳际萦萦绕绕地荡漾。
  麦香弥漫的季节,晚饭后,三三两两的人们拎一把小凳,扯一方苇席,聚在打谷场上谈古论今,蜃气为楼阁,蛙声作管弦,那情景便有了田园诗的韵致。夜风似少女的纤纤素手,拂去农人额头的汗珠,缥缈的蛙声如天外传来的唢呐曲,唱响了农人心头的农事诗——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。蛙声熨帖着农人的五脏六腑,舒舒服服。
  夜风拂过杨柳枝,淡淡月色淡淡影。月上中天,潜伏在夜色中的蛙们正式出场。刚开始是一声、两声,零零星星、稀稀疏疏,且时断时续,这是个别蛙在领唱,用不着高腔大调,其他蛙便心领神会,于是你一声我一腔,你有情我有义,你侬我侬地开始了对唱,这情景让人想起深情款款的恋人在庆祝美好的爱情夜宴。也用不了多久,这支乐队的人手就凑齐了,伸伸长舌,鼓鼓白腹,抖抖绿色的披风,一小股一小股的蛙声便汇聚在一起,气势磅礴,似疾风骤雨,如万马奔腾,如鼓声声,如雨密集,雄浑的交响乐缠绕着朦胧的月色在村庄的上空飘荡。
  蛙们唱久了,唱累了,仿佛心有灵犀,骤然停在某个音符,微闭双目似在回味荡涤心肠的蜜语,一时深入骨髓的宁静,让人陷入无限的遐想。听惯了蛙鸣的夏夜,风情万种地抛上一个媚眼,雾状的长睫毛眨巴几下,就又撩拨得灵性的蛙们心旌摇曳。短暂的休憩后,蛙声再次潮水般地从一叶绿跳到另一叶绿,漫过荷塘,浸润了夜色。
  蛙声率性而起,随意而落,如诗如歌,似近若远,这月夜,这蛙鸣,让人倏尔想起远方似乎有个跟自己一样的人,浸在月色中在悉心倾听,恍恍惚惚中,枕着这缥缥缈缈的天然曲,揣着甜美的梦,沉沉睡去。
  城里偶尔的蛙鸣常常会被车马的喧嚣撕裂,不似故乡的蛙鸣那般悠远、壮阔、绵长。倾心听蛙鸣,胜于俗子语。在宁静的夏夜,无言独上西楼,月如钩,想起故乡的蛙鸣,心中充盈着丝丝的温润。
       (摘自《文摘报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