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银日报数字报
   
 2020年01月14日  上一期 下一期 第04版:见报版面 上一版 下一版  
收藏    放大    缩小    默认    返回本版    上一篇    下一篇    
 
吃春天

  梅莉

  春天是大自然开的一场盛大party。朋友是摄影高手,她拍的杨柳芽青翠欲滴,樱花美得如梦似幻,花娇柳嫩,我说恨不能化身为一只小羊,“啊呜”一口吃下去。
  朋友是山东人,她对我说柳树是能吃的,自己小时候就吃过柳葚,柳葚是柳絮的童年,老了就成了柳絮。柳葚可做包子、做饼、凉拌,也可做浇头下面吃,味道极其鲜美。作为南方人,我头一回知道柳树还可以吃。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
  于是,她兴致勃勃地说起吃杨柳包子的童年。每年早春,当柳树刚冒出嫩叶和柳葚时,她的母亲便从柳条上端自上而下一捋,将新鲜的柳叶和柳葚捋下装进竹篮。她问母亲,柳树不疼吗,母亲说,放心,只要不折断柳条,它很快就会发出新的柳叶。
  回到家,母亲将柳叶和柳葚在开水里焯一下捞出,去掉苦涩味。然后,在盆里调好馅,可放些肉糜、木耳或粉条之类,再放适量的油盐,调匀后,就可以包包子了。朋友还说自己不仅吃过春天的柳葚饼,还吃过香椿芽和槐花饼。
  香椿芽是我熟悉的春天食材。在我家露台上,父亲曾经种过一棵小香椿树,春天的枝头冒出一个个嫩嫩的褐绿色芽苞。这个时候我就盼望它的嫩芽快快长大,跑到我的碗里来。
  说起吃香椿芽,无论是腌、炒、凉拌都是妙不可言的一道时令美食。但我最爱吃香椿炒鸡蛋,而父亲大爱吃腌香椿。五岁的女儿呢,爱生吃香椿。
  至于槐花饼,我虽然没吃过,但去年在青岛崂山下的农家餐厅,特意点了一碟子槐花炒鸡蛋。清香甘甜,口感很好。第一次吃槐花的感觉是一次愉快的记忆,就像青岛的海鲜令我回味。
  前天,小友从学校带回她们学校食堂自制的樱花饼。做得非常唯美,淡黄色的小饼上压着一朵淡粉色的樱花,吃一口,饼是甜的,花是咸的。我问小友,你觉得樱花饼是什么味道?她说,大概是浪漫的初恋味道吧。
  春天里,吃柳葚、香椿芽、樱花还有槐花,仿佛是一只羊在吃着整个春天。 (据《扬子晚报》)